028-8451 8706
站內搜索
大力弘揚法理道德, 銘心維護公平正義 VIGOROUSLY CARRY FORWARD THE LEGAL AND MORAL, WHILE MAINTAINING FAIRNESS AND JUSTICE
新聞資訊 News Center
新聞動態 / News 查看更多>>
1
2019 - 02 - 25
2019年2月22日,四川沙淇實業有限公司等五公司實質合并破產重整案第一次債權人會議在四川省內江市資中縣水南鎮資州大道萇弘大劇院順利召開。本次會議,共有218戶債權人到會。根據現場統計,所有表決事項均獲得高票通過。      2018年11月5日,四川省內江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受理了四川沙淇實業有限公司重整申請,并于當日同時裁定此案交由四川省資中縣人民法院審理。經過人民法院的公開比選,我公司于2018年11月26日被指定擔任四川沙淇實業有限公司的重整管理人。2018年12月29日,資中縣人民法院裁定四川沙淇氣體有限公司、四川沙淇食品有限責任公司、四川康友糧油有限公司、四川盛銷貿易有限公司與沙淇實業公司實質合并破產重整。      管理人在本次會議上作《執行職務的工作報告》、《債務人財產狀況報告》、《關于提請債權人會議核查債權的報告》和《管理人報酬方案》;同時,債權人會議就《債務人財產管理方案》、《債務人繼續營業的方案》和《關于以非現場方式召開債權人會議的議案》進行了審議、表決。3項方案均得到債權人會議的高票通過。順利完成本次債權人會議各項議程。
2
2019 - 07 - 30
專 家 介 紹      丁燕,中國人民大學法學博士,華東政法大學博士后科研流動站研究人員,中國人民大學破產法研究中心研究員,山東省法學會企業破產與重組研究會常務理事與智庫專家,北京市破產法學會理事,青島大學法學院副教授,碩士生導師,商法與經濟法教研室主任,破產法研究中心主任。主要研究方向為經濟法、商法,學術專長為公司法、破產法、金融法。破產法專家丁燕教授蒞臨我公司進行《企業重整融資法律制度研究》專題調研       7月19日,中國人民大學法學博士、青島大學破產法研究中心主任、青島大學法學院副教授丁燕教授蒞臨我公司進行破產法專題調研,集團領導熱情接待。調研會現場圖      調研座談會由集團法律總顧問、四川方法律師事務所劉艷主任主持,集團副總裁劉春、業務總監王雙、財務總監雷加林、方法律所副主任覃萬秋及部分骨干律師一同參加了會議。同時,為了擴大調研范圍,提升調研質量,集團還特別邀請了益航資產管理公司業務發展部姚偉明總經理、北京大成(成都)律師事務所楊思永律師、北京煒衡(成都)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杜澤學律師參加調研座談會。       調研過程中,丁教授首先對豪誠集團的精心安排以及各家專業機構對調研工作的支持表達了誠摯的謝意,隨后圍繞其2017年...
3
2019 - 03 - 05
2019年3月1日,四川省崇州市人民法院裁定受理了四川剛毅科技集團有限公司破產清算一案,并指定我公司擔任四川剛毅科技集團有限公司的破產管理人。
4
2019 - 08 - 14
2019年7月29日,貴州省貴陽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受理中國貴州茅臺酒廠(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對貴州茅臺礦泉有限公司的清算申請,并于2019年8月12日指定我司貴州分公司組成貴州茅臺礦泉有限公司清算組。
5
2018 - 11 - 20
成都聯利投資咨詢有限公司第二次債權人會議情況通報2018年11月18日,成都聯利投資咨詢有限公司第二次債權人會議順利召開。現將本次會議的召開情況通報如下:一、 第二次債權人會議情況      成都聯利投資咨詢有限公司第二次債權人會議應到328人,債權申報金額993,058,413.89元;本次會議實際到會254人,代表債權金額899,137,414.13元。到會人數和代表金額符合法律規定。管理人在會議上作《工作報告》《債權人會議核查債權的報告》,債權人會議對管理人提交的《債權表》進行了核查,并對《關于成立成都聯利投資咨詢有限公司債權人委員會的議案》進行了審議、表決,表決通過后,債權人會議選舉成立了債權人委員會。二、表決結果      2018年11月18日召開的聯利公司第二次債權人會議,出席會議有表決權的債權人209人。表決同意《關于成立成都聯利投資咨詢有限公司債權人委員會的議案》的債權人171人,同意人數占出席會議有表決權的債權人人數的比例為81.82%,同意人數所代表的債權額占無財產擔保債權總額的比例為76.83%,均超過半數,該表決事項通過。      本次會議從各類債權候選人中共選舉出5名債權人委員會成員,與人民法院指定的債權人會議主席和1名債務人職工代表共同組成債權人委員會...

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印發《關于審理破產案件若干問題的解答》通知

日期: 2019-04-16
瀏覽次數: 132

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

關于印發《關于審理破產案件若干問題的解答》的通知

川高法[2019]90號

全省各中級人民法院、成都鐵路運輸中級法院:

《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破產案件若干問題的解答》(以下簡稱《解答》),已經我院2019年第13次審判委員會討論通過。現將該《解答》印發給你們,請結合破產審判工作實際認真執行,執行中的情況和問題,請及時層報我院。相關法律、司法解釋有新規定,上級法院有新要求的, 按新的規定、要求執行。

特此通知。

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

2019年3月20日

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

關于審理破產案件若干問題的解答

為進一步推動我省法院破產案件審判工作,規范辦案程序,統一裁判標準,更好地服務保障我省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和經濟高質量發展,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以下簡稱《企業破產法》)、《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一)》(以下簡稱《企業破產法司法解釋一》)、《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二)》(以下簡稱《企業破產法司法解釋二》)、《全國法院破產審判工作會議紀要》及其他相關規定,結合我省法院破產審判工作實際,就破產審判實務中的相關問題,作出如下解答:

一、破產申請與受理

1.除企業法人外,哪些主體可以參照適用《企業破產法》規定程序進行破產清算?

答:根據《企業破產法》的相關規定,破產程序適用的對象是企業法人。對于企業法人以外的組織,《企業破產法》第一百三十五條規定:“其他法律規定企業法人以外的組織的清算,屬于破產清算的,參照適用本法規定的程序”。對于企業法人以外的組織能否適用破產清算,應當由相關法律予以明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伙企業法》第九十二條、《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民專業合作社法》第四十八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對因資不抵債無法繼續辦學被終止的民辦學校如何組織清算問題的批復》(法釋〔2010〕20號)、《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個人獨資企業清算是否可以參照適用企業破產法規定的破產清算程序的批復》(法釋〔2012〕16號)的規定,現行相關法律、司法解釋明確可以參照適用《企業破產法》規定的破產清算程序進行清算的企業法人以外的組織,有合伙企業、民辦學校、農民專業合作社、個人獨資企業。除此之外的其他非企業法人或非法人組織申請破產清算的,原則上不應受理。需要明確的是,合伙企業的普通合伙人、個人獨資企業的投資人,對于債權人在破產清算程序中未獲清償部分,仍應依法承擔清償責任。

2.申請債務人破產的債權人是否必須是其債權經生效法律文書確認的債權人?

答:不是。根據《企業破產法》第七條第二款的規定,債務人不能清償到期債務是債權人提出破產申請的條件。債權人申請債務人破產,應證明其債權人身份,且債務履行期限已經屆滿未獲清償。人民法院或仲裁機構的生效法律文書并非證明債權人身份的唯一證據形式,人民法院應根據當事人提交的證據材料對債權的真實性依法進行審查,如能夠依據當事人簽訂的合同、支付憑證、對賬單、還款協議等主要證據確定債權,且債務人未依據《企業破產法》第十條第一款的規定提出異議,或者其異議經審查不成立的,人民法院不能僅以債權未經生效法律文書確認、債權人身份尚不確定為由,不予受理。

3.債務人不能提交《企業破產法》第八條第三款規定的全部資料,人民法院能否以此為由拒絕受理其破產申請?人民法院裁定受理債權人的破產申請后,債務人拒不提供《企業破產法》第十一條第二款規定的有關材料,人民法院能否駁回破產申請?

答:不能。人民法院審查是否受理破產申請,主要審查申請人的主體資格、債務人的主體資格和債務人是否具備破產原因。當事人提出破產申請應提交有關材料,是為人民法院審查應否受理破產申請以及順利審理破產案件提供有利條件。債務人申請破產時,雖不能提供《企業破產法》第八條第三款規定的全部證據材料,但如能根據債務人已提供的證據材料,結合其外觀行為(如因未清償依法成立的到期債務而存在大量訴訟、執行案件)判定債務人具備破產原因的,人民法院也應當受理破產申請。

人民法院受理債權人對債務人的破產申請后,債務人拒不提供《企業破產法》第十一條第二款規定的案件有關材料的,不影響人民法院對破產案件的審理,不應以此為由駁回債權人的破產申請。根據《企業破產法司法解釋一》第六條第二款的規定,人民法院裁定受理破產申請后,債務人拒不提交有關材料的,人民法院可以對債務人的直接責任人員依法采取罰款等強制措施。

4.債權人提出破產申請,債務人人員下落不明無法通知的,是否應采取公告方式通知?

答:《企業破產法》第十條規定:“債權人提出破產申請的,人民法院應當自收到申請之日起五日內通知債務人。債務人對申請有異議的,應當自收到人民法院的通知之日起七日內向人民法院提出。人民法院應當自異議期滿之日起十日內裁定是否受理”。該規定是為了充分保障債務人的知情權和異議權。在債務人人員下落不明無法直接通知的情況下,可采取在“全國企業破產重整案件信息網”“四川法院司法公開網”,或在債務人住所地張貼公告等方式公告通知債務人。公告期限以七日為宜,即明確“自發出公告之日起,經過七日即視為通知”;債務人對申請有異議的,最遲應在公告期滿之日起七日內向人民法院提出。

5.有關主債務人的破產程序尚未終結,債權人能否申請連帶保證人破產?

答:可以。《企業破產法》第一百二十四條規定:“破產人的保證人和其他連帶債務人,在破產程序終結后,對債權人依照破產清算程序未受清償的債權,依法繼續承擔清償責任”。該條規定的是債權人的債權并不因主債務人的破產程序終結而消滅,在破產程序終結后,破產債務人的保證人和其他連帶債務人,仍應對債權人依照破產程序未得到清償的債權繼續承擔清償責任,不應理解為在有關主債務人的破產程序終結前,債權人不能向破產債務人的保證人和其他連帶債務人主張權利或申請其破產。因主債務人的破產程序尚未終結,保證人和其他連帶債務人應承擔的債務清償比例、清償金額暫不能確定,并非保證人和其他連帶債務人啟動破產程序或是債權人申請保證人和其他連帶債務人破產的障礙和限制條件。根據《企業破產法》第五十二條的規定,“連帶債務人數人被裁定適用本法規定的程序的,其債權人有權就全部債權分別在各破產案件中申報債權”。

6.因債務人的負責人等有關人員下落不明或其他原因,管理人無法接管債務人的賬簿或接管的賬簿不完整、不真實,破產案件應如何推進?

答:管理人無法順利接管債務人的賬簿或接管的賬簿不完整、不真實,不影響破產案件的審理。賬簿只是管理人清查資產、梳理債權債務的線索之一。管理人無法接管債務人的賬簿或接管的賬簿不完整、不真實,通過現有線索查找、追回的資產不足以支付破產費用的,可以以破產債務人無財產可供分配為由,提請人民法院宣告債務人破產并裁定終結破產程序。同時,人民法院可以在終結裁定中列明前述事實,以便債權人按《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二)》第十八條第二款、第三款規定,追索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東對公司債務的連帶清償責任,以及實際控制人的相應責任。如果破產程序終結后兩年內發現有依法應當追回的財產或者應當分配的其他財產的,債權人可以請求人民法院追加分配。

7.破產程序中,審查發現債務人存在隱匿、轉移財產等行為的,如何處理?

答:債務人申請破產的,人民法院經審查發現債務人隱匿、轉移財產逃避債務的,應裁定不予受理;受理后發現債務人隱匿、轉移財產逃避債務的,或是發現債務人巨額財產下落不明且不能合理解釋財產去向的,則不必然駁回其破產申請,應由管理人及時行使權利追回債務人財產,并依法追究債務人股東、實際控制人或相關人員侵犯公司財產權益的賠償責任,追回的財產屬于債務人財產;如相關人員涉嫌刑事犯罪的,應將犯罪線索移送公安機關。債權人申請破產的,如受理后發現債務人有隱匿、轉移財產等行為,應由管理人及時行使權利追回債務人財產。

8.債務人主要辦事機構所在地與登記注冊地不一致的,注冊地人民法院登記立案后,認為案件不屬于本院管轄的,是裁定不予受理,還是直接移送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處理?

答:企業破產案件由債務人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三條規定,“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的住所地是指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的主要辦事機構所在地。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的主要辦事機構所在地不能確定的,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的注冊地或者登記地為住所地”。注冊地人民法院以“破申”案號登記立案后,經聽證、詢問等調查程序,必要時通過實地走訪審查核實,發現該企業的主要辦事機構所在地不在本院轄區,且該案件由企業主要辦事機構所在地人民法院管轄更有利于財產處置、節約破產成本的,可將案件移送企業主要辦事機構所在地同級別的人民法院處理。受移送的人民法院認為案件不屬于本院管轄的,應當報請共同的上級法院指定管轄,不得再自行移送。

9.破產案件受理后,有關債務人的海事糾紛、專利糾紛、證券市場因虛假陳述引發的民事賠償糾紛等訴訟案件,依據相關特殊管轄規定確定的管轄法院與破產衍生訴訟的專屬管轄規定不一致時,如何處理?

答:《企業破產法司法解釋二》第四十七條第三款規定:“受理破產申請的人民法院,如對有關債務人的海事糾紛、專利糾紛、證券市場因虛假陳述引發的民事賠償糾紛等案件不能行使管轄權的,可以依據民事訴訟法第三十七條的規定,由上級人民法院指定管轄”,此處所指受理破產申請的人民法院不能行使對有關債務人的海事糾紛、專利糾紛、證券市場因虛假陳述引發的民事賠償糾紛等衍生訴訟案件的管轄權,主要是基于這些案件通常影響較大,專業技術性較高等特殊原因,法律已特別規定由特定人民法院管轄,即通過法律的特別規定賦予特定人民法院享有管轄該類案件的特定資格。該類案件應根據相關特殊管轄的規定,由相應的特定人民法院管轄;同時,結合案件實際情況,受理相關破產案件的人民法院也可以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三十七條的規定,請求上級人民法院指定將該衍生訴訟案件交由其管轄。

10.破產案件受理后,當事人在先約定的仲裁條款是否仍具有約束力,是否能夠排除破產案件受理法院對有關債務人訴訟的專屬管轄?

答:有關債務人的仲裁條款效力不受影響。《企業破產法》第二十一條規定:“人民法院受理破產案件申請后,有關債務人的民事訴訟,只能向受理破產申請的人民法院提起”。受理破產案件的人民法院對有關債務人的民事訴訟享有專屬管轄權,受案的前提是案件應屬人民法院主管的民事訴訟范圍,當事人之間達成的合法有效的仲裁條款可以排除人民法院的管轄權。如果相關當事人直接向受理破產案件的人民法院提起訴訟,或是管理人代表債務人向受理破產案件的人民法院提起訴訟,對方當事人在首次開庭前未對人民法院受理該案提出異議的,視為放棄仲裁協議,人民法院應當依法繼續審理。

11.破產案件的受理費應如何計算、收取?

答:破產案件受理費為破產費用,在案件受理后根據破產財產情況確定后,從債務人財產中撥付,申請人不負有預交破產案件受理費用的義務。相關當事人以申請人未預先交納受理費用為由,對破產申請提出異議的,不予支持。破產案件受理費依據債務人最終清償的財產價值總額計算,按照財產案件受理費標準減半交納,最高不超過30萬元。符合減緩交納條件的,人民法院可以準許。

12.當事人對一審法院作出的不予受理破產申請的裁定不服提起上訴,二審法院經審查裁定指令一審法院受理的,一審法院是否仍需作出受理裁定?

答:當事人對一審法院作出的不予受理破產申請的裁定不服提起上訴,二審法院經審查裁定撤銷一審法院裁定并指令一審法院受理的,在裁定書主文下端應注明“本裁定為終審裁定并自即日起生效”,同時及時將該民事裁定書及案卷材料移交下級人民法院。二審法院裁定指令一審法院受理之日,為該破產申請的受理時間。一審法院收到二審法院指令受理的裁定后,應立“破”字號案件作出受理裁定,在該裁定書中載明二審法院裁定指令受理的日期,并明確以該日期作為破產申請的受理時間。

二、管理人

1.有關債務人的民事訴訟,哪些應由管理人以自己的名義提起?

答:以管理人名義提起的訴訟主要包括《企業破產法》第三十一條、第三十二條、第三十三條、第三十四條規定的請求撤銷債務人不當處置財產行為、請求撤銷個別清償行為、請求確認債務人無效行為的訴訟,以及根據《破產法司法解釋二》第四十四條規定的請求確認債務人抵銷行為無效的訴訟。

2.由管理人代表債務人參加的訴訟,裁判文書中對當事人基本情況應如何列示?

答:以債務人作為當事人、管理人代表債務人參加的訴訟,類型包括破產債權確認、取回權、抵銷權、對外追收債權、追收未繳出資、追收抽逃出資、追收非正常收入、損害債務人利益賠償、別除權等糾紛。在債務人進入破產程序前后,對其基本情況的列述方式有所不同。以債務人作為原告時為例:

進入破產程序前,應表述為:

原告:××公司,住所地×××。

法定代表人:××,××(注明其職務)。

進入破產程序后,應表述為:

原告:××公司,住所地×××。

訴訟代表人:××,(債務人名稱)管理人負責人[或(債務人名稱)清算組組長]。

3.管理人作為當事人的民事訴訟,在裁判文書中對當事人基本情況應如何列示?

答:以管理人作為當事人的訴訟,依訴訟地位列為原告、被告、第三人。

以管理人作為原告為例,管理人為社會中介機構的,表述為:

原告:(債務人名稱)管理人,(中介機構管理人名稱)。

負責人:××,(債務人名稱)管理人負責人。

管理人為清算組的,表述為:

原告:(債務人名稱)清算組。

負責人:××,(債務人名稱)清算組組長。

4.管理人另聘其他機構或人員的費用如何處理?

答: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企業破產案件確定管理人報酬的規定》第十四條和《全國法院破產審判工作會議紀要》第11條及相關規定,破產清算事務所聘請會計、法律專業的機構或人員,律師事務所聘請法律專業的機構或人員,會計師事務所聘請會計專業的機構或人員,協助履行管理人職責的,聘請的機構或人員由管理人選任,行為后果由管理人承擔,行為報酬從管理人報酬中支付。

管理人確需聘請企業經營管理人員,或是聘請其他社會中介機構或人員處理重大訴訟、仲裁、執行或審計等專業性較強的工作,所需費用需要在管理人報酬之外另行列入破產費用的,在第一次債權人會議之前,應當經人民法院許可;在第一次債權人會議之后,應當經債權人會議同意。

5.債務人財產已全部或大部分設定抵押的,管理人報酬如何確定?

答: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企業破產案件確定管理人報酬的規定》的相關規定,擔保物價值不納入計算管理人報酬的財產價值總額,但管理人對擔保物的管理、維護、變現、交付等工作付出合理勞動的,允許管理人單獨向擔保權人收取適當報酬。在債務人財產已全部或大部分設定抵押的情況下,破產程序主要是為擔保權人進行,管理人為此收取的合理必要勞動報酬,應屬于“保管擔保財產和實現擔保物權的費用”范疇,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第一百七十三條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七十四條的規定,可從擔保物變現的價款中優先清償。關于報酬金額問題,管理人可與擔保權人就報酬問題積極協商,盡量達成一致意見;管理人與擔保權人不能達成一致意見時,則由人民法院綜合考慮擔保物的性質、管理人對擔保物管理所付出的時間和精力等,及時確定管理人就擔保物管理應得的報酬,無需管理人與擔保權人另行通過訴訟解決。

6.《企業破產法》第二十條規定:“人民法院受理破產申請后,已經開始而尚未終結的有關債務人的民事訴訟或者仲裁應當中止;在管理人接管債務人的財產后,該訴訟或者仲裁繼續進行”,“管理人接管債務人的財產”這一事實狀態應當如何確定?

答:《企業破產法》第二十條規定的立法意圖是通過設置相應訴訟中止制度,便于管理人接管訴訟資料,并為代表債務人參加訴訟做相應準備。一般情形下,管理人接受指定后,即開始接管財產,且接管需要一定的時間,如將“管理人接管債務人的財產”理解為“管理人開始接管債務人的財產”,可能無法為管理人代表債務人參加訴訟提供準備時間。但是,管理人在破產程序中對破產財產的接管又可能因行使撤銷權、取回權或其他客觀原因而處于持續狀態,因此,“管理人接管債務人的財產”也不應理解為“管理人接管完畢債務人所有財產”。為保證管理人有合理時間準備訴訟,同時也為避免因訴訟拖延破產進程,將指定管理人后的第30日確定為恢復審理的日期較為適宜。實踐中,如管理人確因正當事由未完成訴訟準備工作,不能參加訴訟的,可以向法院申請延期審理。

7.人民法院能否依職權決定更換管理人?

答:可以。管理人能否勝任職務,并依法、公正、忠實、勤勉地履行職責,是保證破產程序順利進行的決定性因素。《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企業破產案件指定管理人的規定》第三十三條對人民法院可以根據債權人會議的申請或者依職權徑行決定更換管理人的情形和具體事由作出了明確規定。人民法院和債權人會議應加強對管理人履職的監督,在破產程序終結前,管理人出現法定解任事由的,應及時更換不適任的管理人,并根據《企業破產法》第一百三十條及相關司法解釋的規定,對違法、違規的管理人處以罰款、停職、除名等處罰;利益受損的債權人、債務人及相關利益主體,可依法追究管理人不忠實勤勉履職的賠償責任。

8.當前可否指定清算組為管理人?

答:應慎用直接指定清算組的管理人選任方式。《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企業破產案件指定管理人的規定》第十八條對可以指定清算組為管理人的案件范圍進行了明確規定,主要考慮的是新舊企業破產法適用的銜接、商業銀行法等特別法的規定以及政策性破產等特殊案件的需要,有其特定的案件適用范圍。《企業破產法》現已實施多年,政策性破產案件已逐步清理完畢,對指定清算組為管理人的案件應從嚴把握。對于某些政策性問題多、協調任務重、維穩壓力大的特定案件,根據破產案件的實際需求,應通過切實發揮“府院聯動機制”作用,統籌協調解決好相關問題和矛盾,或者通過吸收政府相關職能部門、金融監管機構等的專業人員協助履行管理人職責,整合各方資源,優化管理人結構,不宜單獨、直接指定清算組為管理人。

9.通過競爭方式指定管理人時應注意哪些問題?

答:因案件重大、復雜需要通過競爭方式指定管理人的,應注意以下事項:其一,應在全國企業破產重整案件信息網上進行公告,同時公開案件基本情況、競選管理人應具備的基本條件、應提交的材料及報名截止時間等;其二,中介機構分支機構參與競選管理人的,應以該分支機構的人員和業績參與競選;其三,為培育管理人市場,使管理人市場能夠良性發展,應避免惡意競爭、低價競爭,評選標準不宜僅把管理人報酬方案作為指定管理人的決定性因素;其四,人民法院應向符合基本條件的中介機構公開評分標準;其五,人民法院可以決定采取遴選加搖號的方式確定最終的評選結果。

10.對管理人參加的民事訴訟、仲裁調解,有哪些需要注意的事項?

答:管理人參加民事訴訟、仲裁調解的,應特別注意管理人的權限范圍。管理人對事實的自認以及承認、變更、放棄訴訟請求,應有相應的事實依據和法律依據,不能超越職權,不得損害全體債權人利益。對于訴訟案件,必要時人民法院可予以釋明,對不適合調解的案件,原則上不進行調解,比如破產債權確認之訴,人民法院要慎重使用以調解書確認債權的方式。如管理人在訴訟過程中對原未認可的破產債權予以認可時,人民法院可在釋明后由原告撤訴,通過管理人修改債權表后重新提交債權人會議核查。

11.管理人對外委托中介機構進行鑒定、審計、評估、拍賣等工作,是否必須從省法院建立的相關專業機構備選庫中選定?

答:破產案件審理中需要委托專業中介機構進行鑒定、審計、評估、拍賣等相關工作的,對外委托主體應為破產企業的管理人,人民法院對此依法進行監督,但不能代替管理人以人民法院的名義直接對外出具委托手續。在中介機構選定方式上,原則上按照《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委托鑒定管理辦法》和《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委托評估拍賣和變賣管理辦法》的規定選定中介機構,再由管理人對外出具委托手續。管理人經人民法院許可,也可以采用公開比選方式選定中介機構,但由此產生的費用和成本不得高于按照司法委托方式產生的費用和成本。

12.在破產申請受理前為企業預重整等提供專項顧問服務的社會中介機構,在企業進入破產程序后,是否屬于《企業破產法》第二十四條規定的與案件有“利害關系”的情形而不得擔任管理人?

答:根據“角色利益不得沖突”的一般原則,所謂“利害關系”是指存在足以影響公正履行管理人職責的情形。如果管理人與破產案件所涉及的當事人或破產財產存在的關系沒有達到這一程度,可不受利害關系規定的制約。在企業進入破產程序前,為企業預重整等提供專項顧問服務的中介機構,其從事的活動具有中立性與獨立性,并非代表債務人或債權人某一方主體的利益,與《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企業破產案件指定管理人的規定》第二十三條第四項規定的“現在擔任或者人民法院受理破產申請前三年內曾經擔任債務人、債權人的財務顧問、法律顧問”這類代表一方主體利益的情形并不完全相同,可不作為該中介機構選任為管理人的消極條件。

三、債務人財產

1.人民法院受理破產申請后,有關債務人財產的行政、刑事保全措施是否應當解除?

答:依法應當解除。《企業破產法》第十九條規定:人民法院受理破產申請后,有關債務人財產的保全措施應當解除,執行程序應當中止。所謂保全措施,既包括民事訴訟保全措施,也包括在行政處罰程序中的保全措施,如海關、工商管理部門等采取的財產扣押、查封等措施,還應包括刑事訴訟中公安部門、司法部門采取的相關保全措施。管理人接受指定后,應當及時將破產案件受理情況告知采取保全措施的行政機關或司法機關。采取保全措施的行政機關或司法機關知悉后,應當及時解除保全措施,同時通知管理人接管財產。有關人民法院經通知拒不依法解除保全措施的,受理破產申請的人民法院可以層報共同上級人民法院解除保全措施,上級人民法院對符合解除保全措施條件的,可以徑行裁定解除對債務人財產的保全措施。

2.如果破產企業的債務人和財產持有人在收到管理人發出的通知后,既不清償債務或者交付財產,又沒有正當理由不在規定的異議期間內提出異議的,管理人能否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企業破產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七十三條的規定向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

答:不能。《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企業破產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七十三條規定:“清算組應當向破產企業的債務人和財產持有人發出書面通知,要求債務人和財產持有人于限定的時間向清算組清償債務或者交付財產。破產企業的債務人和財產持有人有異議的,應當在收到通知后的七日內提出,由人民法院作出裁定。破產企業的債務人和財產持有人在收到通知后既不向清算組清償債務或者交付財產,又沒有正當理由不在規定的異議期內提出異議的,由清算組向人民法院提出申請,經人民法院裁定后強制執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企業破產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目前還屬于有效狀態,最高人民法院的精神也認為該規定在不與現行《企業破產法》及其司法解釋相沖突的情況下,仍可適用。但就《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企業破產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七十三條而言,該規定涉及破產企業的債務人和財產持有人與管理人之間就實體權利的爭議,未經裁決直接申請強制執行,與現行《企業破產法》作為一部市場化法律的精神不符,不宜再適用。為充分保障當事人的實體權利和訴訟權利,對于上述情況,如果相關財產明確登記在破產企業名下,管理人可根據《企業破產法司法解釋二》第六條的規定向受理破產案件的人民法院申請采取保全措施;如果相關財產不在破產企業名下,破產企業仍主張享有一定權屬,或要求對方履行一定的債務,應依法提起衍生訴訟,取得人民法院生效法律文書后再強制執行。

3.債務人股東能否以其對債務人所負的出資義務與債務人對其負有的債務主張抵銷?

答:不能抵銷。股東對公司的出資形成的是公司用于其獨立經營并獨立對外承擔責任的財產,根據公司資本充實的基本原則,股東應當足額繳納所認繳的出資,如允許股東將其本應按比例清償的破產債權與欠繳的出資抵銷,實際上是允許股東不足額出資,不僅違反資本充實原則,也會損害全體債權人利益,故債務人股東因欠繳債務人的出資或者抽逃出資對債務人所負債務與債務人對其所負債務主張抵銷的,不予支持。同時,根據《企業破產法司法解釋二》第四十六條的規定,債務人股東濫用股東權利或者關聯關系損害公司利益對債務人所負的債務,也屬禁止抵銷的范疇。

4.債務人的全部財產均設定擔保,無剩余財產或是剩余財產不足以支付破產費用的情況下,能否終結破產清算程序轉入執行程序?

答:不能。破產程序本質上也是一種執行程序,是相對個別執行程序而言的一種為實現全體債權人公平清償的概括執行程序。擔保權人的權利指向的是擔保物變現價款的優先受償權,而非對擔保物本身享有所有權或使用權,已依法設定擔保物權的特定財產仍屬于債務人財產,在破產程序中,對擔保物的執行,除應遵循《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的有關規定外,還應遵守《企業破產法》的相關規定。在債務人財產已全部或大部分設置擔保的情況下,破產程序主要是為擔保權人利益進行,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第一百七十三條的規定,“保管擔保財產和實現擔保物權的費用”屬于擔保物權的擔保范圍,可從擔保物變現價款中優先受償,故擔保權人應當根據擔保物是否受益及受益情況來承擔該部分破產費用或共益債務。《企業破產法司法解釋二》規定破產費用和共益債務應在擔保物權實現之后剩余部分進行清償,此處的破產費用和共益債務應是指與擔保物權實現無關的破產費用和共益債務。對擔保權人應承擔的破產費用和共益債務之外的費用,當前仍只能通過破產費用基金或是協調債權人、債務人的出資人及其他利害關系人墊付破產費用等方式依法完成破產程序,終結破產程序轉入執行程序的做法缺乏法律依據,也妨礙了破產程序所承載的公平清償和市場退出機制功能的發揮。

5.在可撤銷期間內,債務人為他人所負債務而提供財產擔保,管理人能否依據《企業破產法》第三十一條的規定請求予以撤銷?

答:可以適用“無償轉讓財產”的規定主張撤銷。《企業破產法》第三十一條第三項規定的“對沒有財產擔保的債務提供財產擔保”的可撤銷情形,指的是債務人為自有債務提供擔保。為他人所負債務提供無對價、無受益的擔保,應適用該條第一項關于無償行為的規定。理由是:雖然物的擔保不等同于物的轉讓,但擔保物權人一旦行使擔保權,則必然涉及物的轉讓和處分,兩者在相關規則上存在一致性。在擔保物權實現后,破產債務人雖從法律上取得了對主債務人的追償權,但通常而言,追償程序的行使,往往是由債務人不清償債務或缺乏清償能力所致,此時破產債務人的追償權只是一個沒有擔保且可能難以實現的債權,這與財產的無償轉讓行為并無實質性區別。

6.在可撤銷期間內,債務人對已有財產擔保的債務補充增加擔保,管理人能否依據《企業破產法》第三十一條的規定請求予以撤銷?

答:可以適用《企業破產法》第三十一條第三項關于“對沒有財產擔保的債務提供財產擔保”的規定對增加的擔保主張撤銷。《企業破產法》規定對沒有財產擔保的債務提供財產擔保的行為應予撤銷,是基于對原無財產擔保的債務補充提供財產擔保,將使該債權人享有原本沒有的優先受償權,具有改善某一債權人原有清償地位的不公平性質。在可撤銷期間內,債務人對已有財產擔保的債務又增加擔保,同樣使特定債權人對增加的特定財產享有優先受償權,從而得到增加個別清償的優惠,對該增加的財產擔保應屬于可撤銷行為之列。

7.債權人能否在破產程序中行使《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規定的債權人的撤銷權?

答:能。破產撤銷權的行使主體是管理人,債權人不具備行

使破產撤銷權的法律資格,但并不影響債權人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七十四條的規定提起債權人撤銷權之訴。根據《企業破產法司法解釋二》第十三條的規定,債權人在破產程序中行使《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上的撤銷權,與破產程序之外的撤銷權訴訟相比,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必須以管理人未依法提起破產撤銷權之訴為前提,同時必須遵守“入庫規則”,即在起訴中說明“因此追回的財產歸入債務人財產”。因債權人在破產程序中行使《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規定的撤銷權,具有代表訴訟的性質,實際代表的是全體債權人的利益,為此,債權人在破產程序中行使撤銷權的范圍原則不受相關債權數額的限制,由此產生的訴訟費、鑒定費等必須支出的費用應當作為共益債務隨時支付。

8.房地產企業進入破產程序后,在房屋具備交付條件的情況下,已支付完畢全部購房價款的消費者,能否請求房地產企業履行房屋過戶義務?該行為是否構成《企業破產法》第十六條規定的無效個別清償行為?

答:可以請求房地產企業履行房屋過戶義務,不構成個別清償行為。根據《企業破產法》《企業破產法司法解釋二》的規定精神,并非所有破產程序中的個別清償行為均屬于《企業破產法》第十六條規定的無效行為。認定個別清償行為無效的關鍵要件之一是該清償行為損害了其他破產債權人的合法權益。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問題的批復》《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辦理執行異議復議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的相關規定,交付了購買商品房全部或者大部分款項的消費者對于其所購房屋的權利,具有特定性和優先性,在受償順序上本身就優先于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和抵押權,其權利的實現并不會構成對其他破產債權人合法權益的損害,故管理人按照債務人與消費者購房戶簽訂的商品房買賣合同的約定,履行交付房屋并辦理所有權變更登記義務的行為,并非《企業破產法》第十六條規定的個別清償行為。

四、債權申報與審查

1.法院裁定確認無異議債權時,對經債權人會議核查無異議的債權是否還需進行實質審查?

答:不需要。根據《企業破產法》的相關規定,債權審查的主體是管理人,債權核查的主體是債權人會議,債權確認的主體是人民法院。人民法院對于經管理人審查、債權人會議核查無異議的債權,進行實質審查既不現實也無必要。為保證債權審查結果的真實、合法,人民法院應督促管理人細化債權審查程序,可要求管理人根據案件具體情況制定債權審查規則。對于尚未取得執行依據的債權,在審查過程中,除了審查申報材料和書面證據,還應向債權人、債務人調查核實形成筆錄。管理人完成債權審查后,要對債權人申報的每一筆債權提出審查意見,并根據審查結果編制債權表。在第一次債權人會議前,管理人應提前告知債權人債權審查的結果,對債權人、債務人提出的異議及時進行復核等,以此提高債權審查、核查程序的質量。人民法院也可以通過抽樣審查等方式對管理人的債權審查情況予以監督。

2.管理人認為生效法律文書確認的債權有誤,是應由管理人依審判監督程序啟動救濟,還是在管理人不予確認后,由債權人另行提起破產債權確認之訴進行確認?

答:在債權審查中,管理人發現債權人據以申報債權的生效判決書、調解書、仲裁裁決書所確定的債權確有錯誤,或者有證據證實賦予強制執行力的公證債權文書確認的債權債務是虛構的,如尚在相關法律規定的救濟期限內,管理人可以在取得相應證據后申請再審,或者提起第三人撤銷之訴,或者申請撤銷仲裁裁決,或者申請不予執行相關公證債權文書。如已超過相關法律規定的救濟期限,管理人不能直接否定生效法律文書的效力。對于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調解書確有錯誤的,還可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九十八條關于人民法院決定再審的規定,啟動再審。在再審、撤銷或者不予執行程序作出結論前,對無異議債權部分,先予認定;對有異議債權部分,暫緩認定。

3.債權人未申報債權,而直接提起債權確認之訴的,應如何處理?

答:債權申報是債權人參加破產程序的必要條件,破產債權人只有在申報債權以后,才取得受破產法保護的地位,才有權對破產財產提出權利請求。人民法院受理破產申請后,債權人未申報債權而直接起訴要求確認債權的,應告知其向管理人申報債權,對其起訴應不予受理;已經受理的,應當裁定駁回起訴。

4.主債務人破產后,主債務停止計息的效力是否及于擔保人?

答:破產案件受理后,主債務所產生的利息仍然可以向保證人主張。破產法停止計息的規定并非為減輕主債務人的責任,而是出于維護全體債權人公平受償的價值考慮,保護的對象是全體債權人,而非保證人;保證人承擔破產程序受理之后的利息,屬于保證人應當預見及承擔的正常的商業風險,且主債務停止計息并未損害保證人原有權益或不當加重其責任。對于連帶責任保證人,債權人享有直接主張全部債權的權利,不能因為債權人參加了破產申報程序,而減輕保證人的責任。

5.主債務人破產,債權人要求保證人承擔保證責任的,是否須在破產程序終結后六個月內提出?

答: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四十四條規定:“保證期間,人民法院受理債務人破產案件的,債權人既可以向人民法院申報債權,也可以向保證人主張權利。債權人申報債權后在破產程序中未受清償的部分,保證人仍應當承擔保證責任。債權人要求保證人承擔保證責任的,應當在破產程序終結后六個月內提出”。主債務人的破產程序開始時,保證期間尚未屆滿的,債權人既可以向人民法院申報債權,也可以向保證人主張權利,也可以在申報債權的同時向保證人主張權利;該條第二款規定的“破產程序終結后六個月”,應是債權人向保證人主張權利的最晚期限。

如果在主債務人的破產程序開始時,保證期間已經屆滿,債權人未在保證期間內要求保證人承擔保證責任的,其保證權利已消滅,該權利并不因主債務人破產而恢復,該種情形不適用前述擔保法司法解釋第四十四條第二款的規定。此外,《最高人民法院對<關于擔保期間債權人向保證人主張權利的方式及程序問題的請示>的答復》進一步解釋,在債權人既申報了債權同時又起訴保證人的案件中,若需等待破產程序終結的,裁定中止訴訟;若徑行判決的,應在判決中明確扣除債權人在破產程序中受償的部分。

6.債務人負責人下落不明無法對債權表進行確認的,可否視為債務人無異議?

答:債權人對人員下落不明或者財產狀況不清的債務人申請破產清算,符合《企業破產法》規定的,人民法院應依法予以受理。債務人負責人的狀況并不影響破產程序的進行,也不影響破產債權的確認。債務人是否有異議的意思表示,由債務人的原法定代表人或經其特別授權的相關人員作出。債務人的原法定代表人下落不明或未參加債權人會議,亦未委托代理人參加債權人會議的,視為債務人對債權表記載的債權無異議。

7.債權人能否對他人的債權提起破產債權確認之訴?

答:可以。債權人的最終受償金額與其他債權人的債權數額、債權性質的認定具有直接關聯關系,故債權人對他人的債權的性質或數額等具有訴的利益,應允許債權人對他人的債權提起破產債權確認之訴。

8.債權人、債務人對異議債權提起訴訟,有無期限限制?

答:《企業破產法》及其現行司法解釋未對當事人提起破產債權確認之訴的期限進行規定,基于破產程序的效率要求,應對當事人提起破產債權確認之訴的期限予以合理限制。根據民事訴訟相關期限的制度規定,參照當事人不服一審民事判決提起上訴的期限,當事人提起破產債權確認之訴的期限以在債權核查結束后十五日內為宜。在債權人會議核查債權表后,管理人可根據案件具體情況,在向債權人、債務人送達的復核意見中注明“如對本復核意見有異議,請在收到本復核意見之日起十五日內,向受理破產申請的法院提起訴訟”。如相關當事人未在規定的期限內向法院提起訴訟,管理人可將其視為無異議債權提請法院予以裁定確認。

9.破產債權確認之訴中,當事人的訴訟地位應如何列示?

答:債權人對債權表記載的本人債權不成立、金額過低或債權性質有異議而提起債權確認之訴,應以債務人為被告,管理人作為債務人的訴訟代表人參加訴訟。債權人對債權表記載的他人的債權金額過高或債權性質有異議而提起債權確認之訴,應將被異議債權人列為被告、債務人列為第三人,管理人作為債務人的訴訟代表人參加訴訟。在債務人對債權表記載的債權有異議的情形下,應將被異議債權人列為被告。如債務人以自己的名義提起訴訟存在障礙,可根據案件具體情況,允許債務人的法定代表人、股東、出資人、董事、監事等代為行使債務人權利,以自己的名義代表債務人提起破產債權確認訴訟,勝訴利益歸于債務人,此時,應將被異議債權人列為被告,管理人列為第三人,案件受理費應在債務人財產之外由起訴主體自行籌措向人民法院預先繳納。

10.行政、司法機關對債務人的罰款、罰金,以及稅款滯納金能否認定為破產債權?

答:行政、司法機關對債務人的罰款、罰金帶有處罰性質,是對于違法行為的懲罰,屬于劣后債權。稅款滯納金具有經濟補償性質,是企業因占用稅款而應對國家作出的經濟補償,屬于國家稅款被占用期間的法定孳息,相當于利息。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稅務機關就破產企業欠繳稅款產生的滯納金提起的債權確認之訴應否受理問題的批復》(法釋〔2012〕9號)的規定,破產企業在破產案件受理前因欠繳稅款產生的滯納金屬于普通債權。對于破產案件受理后因欠繳稅款產生的滯納金,人民法院應當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企業破產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六十一條規定處理,即 “下列債權不屬于破產債權:……(二)人民法院受理破產后債務人未支付應付款項的滯納金,包括債務人未執行生效法律文書應當加倍支付的遲延利息和勞動保險的滯納金”。破產案件受理后債務人欠繳的稅款滯納金,應遵守一般債權人破產受理停止計息的規則,不屬于破產債權。

11.職工對管理人調查公示的勞動債權金額有異議,能否不經勞動爭議仲裁前置程序直接向法院起訴?

答:可以。職工工資債權爭議形式上屬于勞動爭議范疇,雖然仲裁前置是勞動爭議處理的一般性程序,但在破產程序中,根據《企業破產法》第四十八條第二款關于“債務人所欠職工的工資和醫療、傷殘補助、撫恤費用,所欠的應當劃入職工個人賬戶的基本養老保險、基本醫療保險費用,以及法律、行政法規規定應當支付給職工的補償金,不必申報,由管理人調查后列出清單并予以公示。職工對清單記載有異議的,可以要求管理人更正;管理人不予更正的,職工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的規定以及《最高人民法院民事案件案由規定》的相關規定,該類糾紛因用人單位進入破產程序后,可不經勞動仲裁前置程序直接向人民法院起訴,案由為“職工破產債權確認糾紛”。

12.經生效裁判文書所確認的董事、監事和高級管理人員的勞動報酬,在破產程序中是否按照《企業破產法》第一百一十三條第一款規定的第一順位清償?

答:不必然直接按照生效裁判文書確定的勞動報酬數額認定為職工債權,并按照《企業破產法》第一百一十三條第一款規定的第一順位清償。在企業經營管理不善、長期虧損并進入破產程序的情形下,破產企業的董事、監事和高級管理人員對于企業的破產應負有責任,對其較高的工資收入的清償應進行一定限制,以體現與其他普通勞動者在清償順序上的公平性。為此,《企業破產法》第一百一十三條第三款明確規定破產企業的董事、監事和高級管理人員的工資按照該企業職工的平均工資計算。對于高出該企業職工平均工資的部分,雖經生效裁判文書確認為合法勞動報酬,但應根據《企業破產法》第三十六條、《企業破產法司法解釋二》第二十四條之規定,將其作為普通破產債權獲得清償。

13.在破產案件中,債務人或相關人員因涉嫌非法集資類刑事犯罪,相關刑事案件的被害人能否在破產程序中主張權利?

答:破產程序中涉及非法集資類犯罪問題時,首先應把刑事案件的涉案財產與破產財產進行區分。對于應返還給刑事案件被害人的特定財產,不屬于破產財產,應通過在刑事程序中退賠等方式返還給受害人;對于已無法區分或者無區分必要的財產,則應當納入破產財產在破產程序中一并處理。鑒于非法集資與民間借貸,均是以借款合同為基礎而形成的法律關系,只是前者因人數、情節、影響達到了需要刑事法律調整的范圍而受到刑法的否定性評價,為公平保護刑事被害人的權利,應允許刑事被害人在破產程序中以申報債權的方式行使權利。在債權數額認定上,相較于因與債務人正常交易而產生債權的債權人,刑事案件被害人作為非法金融活動的參與者,其往往本身也具有一定的過錯,其享有的權利依法不能優于合法的普通民事債權人,對其債權通常按民間借貸規則進行調整。

五、債權人會議

1.破產程序中,債權人將一筆債權轉讓給多個主體,或者多個債權人將債權轉讓給同一主體,受讓債權的主體如何行使表決權?

答:債權讓與是以債權為標的,通過法律行為在不同主體之間進行移轉。破產程序中不禁止債權轉讓,但為了避免個別債權人利用債權分割達到多受償或者控制表決結果的目的,破產程序中的債權轉讓應當予以規范,不能因債權轉讓而改變原債權的表決權利,包括金額和表決票數。具體區分下列情形:(1)若一個債權人將其債權進行分割后轉讓給多個主體,各受讓人的表決金額可按其受讓債權金額分別統計,但表決票數應合計按一票統計,各受讓人的表決票數為其受讓債權金額占分割轉讓前債權金額的比例。同時,為避免債權人利用債權分割轉讓而獲益,債權分割轉讓后的債權受償總額不得高于轉讓前原債權的受償金額。(2)若轉讓時多個主體對同一債權概括受讓,新債權人彼此之間不區分份額,為共有關系,仍系同一主體,享有一個表決權。(3)若同一主體在破產程序中受讓多個債權人的債權,則受讓人以其受讓的債權總額行使表決權,且僅享有一個表決權。在分組表決時,如受讓人受讓的債權類型存在于多個表決組,則在各表決組分別享有一個表決權。

2.同一債權人對債務人享有多筆債權時,如何確定其代表的債權額及債權人人數?

答:同一債權人對債務人享有多筆債權時,應當區分債權性質,以確定債權人在行使表決權時所代表的人數和債權額。如多筆債權系同一性質,應合并計算債權額,享有一個表決權;如多筆債權存在不同性質時,應根據各類性質的債權金額分別行使表決權,有幾個類型的債權即享有幾個表決權。

3.在召開債權人會議前,人民法院如何為債權尚未確定的債權人臨時確認債權額,以便于其行使表決權?

答:在召開債權人會議前,為保障適格債權人的參會權、表決權,針對已經提交債權申報材料,但債權尚未確定的債權人,可以自己申請或通過管理人申請人民法院為其行使表決權而臨時確定其債權額。管理人應根據債權申報資料及前期審查的基本情況向人民法院提出確定臨時債權額的意見,同時說明相關事實和理由。必要時,人民法院可要求管理人作出合理解釋,也可以通知異議雙方到庭陳述并舉證,經過聽證程序后,臨時確認債權的數額,并作出決定,以臨時確認的數額為這些債權參與行使表決權的數額。

4.人民法院臨時確認的債權額與最終確認的債權額之間出現差異時,如何處理?

答:《企業破產法》第五十九條規定的臨時債權額確認制度,旨在充分保障債權人權益,避免債權人因債權尚未確定而無法行使參會權、表決權。因此,在債權確認裁決作出前,債權人依據臨時確認的數額行使表決權,已經完成的破產程序不受影響。

當臨時確認的債權額與最終確認的債權額之間出現差異時,應當區分清算程序與重整程序:在清算程序中,制定清算分配方案時,有爭議債權人暫時不能得到實際的分配,但應將存在爭議且處于裁決過程中的債權份額按較高份額進行保留,待債權確認后依照分配方案再行分配;在重整程序中,最為重要的是表決通過重整計劃,因重整計劃表決是分組表決,而非采用簡單多數決原則,某些債權人的債權份額調整不會影響重整計劃的通過,也不會影響人民法院強裁。

5.職工代表或工會代表參加債權人會議能否行使表決權?

答:不行使表決權。《企業破產法》第五十九條明確規定了債權人會議應當有債務人職工和工會代表參加,對有關事項發表意見。實務中,一般由管理人推薦 2-3名職工代表或工會代表參加會議。另,對重整計劃草案進行表決時,職工在職工債權組內行使表決權。

6.債權人會議有表決事項時,對有財產擔保的債權人行使的表決權如何統計?

答:在有財產擔保的債權人有表決權的情況下,其表決權統計在不同情形下有所區別。

對于一般決議事項的表決,根據《企業破產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的規定,債權人會議的決議,由出席會議的有表決權的債權人過半數通過,并且其所代表的債權額占無財產擔保債權總額的二分之一以上,有財產擔保的債權人對決議的表決應當計入表決人數的統計,但其債權數額不計入表決金額的統計。

對于重整計劃草案的表決,根據《企業破產法》第八十二條、第八十四條的規定,對債務人的特定財產享有擔保權的債權將單獨分組表決,在該情形下,有財產擔保的債權人表決的人數和債權數額均應當納入該組表決統計。

對于和解協議草案的表決,根據《企業破產法》第五十九條第三款規定,對債務人的特定財產享有擔保權的債權人,未放棄優先受償權利的,對通過和解協議不享有表決權。

7.債權人會議可否對破產財產的拍賣次數和拍賣不成作價變賣或實物分配等方案進行決議?

答:破產財產處置應當以價值最大化為原則,兼顧處置效率。根據《企業破產法》第一百一十二條的規定,債權人會議有權對破產財產的變價出售方式作出決議,基于最大限度提升破產財產變價率考慮,管理人可以將拍賣次數及流拍幾次后作價變賣或實物分配等問題納入破產財產變價方案,經債權人會議決議通過后執行。

8.債權人會議能否將其職能對債權人委員會作出概括性授權?

答:不能概括性授權,授權事項應具體明確。設置債權人委員會制度的立法目的主要是彌補債權人會議在行使日常監督職能方面的缺陷。《企業破產法》第六十八條第四款概括性地規定債權人委員會可行使由債權人會議委托的其他職權,但該授權必須符合法律規定。首先,該委托的職權必須是《企業破產法》規定的屬于債權人會議可以行使的職權,不屬于債權人會議行使的職權不能委托債權人委員會行使;其次,對涉及債權人重大利益的表決事項,如表決財產管理方案、變價方案、分配方案以及表決重整計劃草案、和解協議草案等關鍵性職權不宜授予債權人委員會行使。實務中,管理人應起草《債權人委員會議事規則》提交債權人會議審議,議事規則應明確記載債權人會議委托債權人委員會的其他職權。

六、破產重整、和解與清算

1.在重整申請審查階段對企業是否具有重整價值應如何進行判斷及查明?

答:重整程序社會代價大、成本高,在重整申請審查階段即應對企業是否具有重整價值進行審查判斷。人民法院在審查重整申請時,可根據債務人的資產及債務狀況、股權結構狀況、內部治理、技術工藝、生產銷售、行業前景及在行業中的地位等因素,綜合內外部情況對其是否具有重整價值進行判斷。涉及重整價值的商業判斷和市場判斷問題,人民法院可以召集申請人、債務人、出資人、政府及有關部門、專業中介機構舉行聽證會,或是商請相關專業機構、專業人員提出專業意見,也可以向債務人所在地的政府及行業主管、發改、國資、稅務等部門征詢意見。

2.對關聯企業實質合并破產的審查應著重注意哪些問題?

答:人民法院在對實質合并申請進行審查時,應注意關聯企業分別破產是基本原則,實質合并破產是例外情形。實踐中,應當注意區分控制程度較高的關聯企業與法人人格高度混同情形的區別,控制程度較高的關聯企業運營中的一些共性特征如資金的統一調撥使用、財務印章的統一管理等,不能簡單將其作為判斷是否構成法人人格高度混同的標準;法人人格高度混同的認定標準需是達到關聯企業的資產及負債無法區分或區分成本過于高昂,且將嚴重損害債權人公平清償利益的程度。在立案審查階段,若難以準確判斷是否構成法人人格高度混同,可先分別受理破產申請或先受理控制企業的破產申請,由管理人通過對債務人企業的資產及債務等狀況進行清查,乃至借助審計等手段進行核實作出構成混同的準確判斷后,再提請人民法院裁定對關聯企業進行實質合并破產或將其他關聯企業納入實質合并破產。人民法院作出裁定之前,應當組織召開聽證會聽取各方意見。

3.在重整期間,哪些情形下可由債務人自行管理財產和營業事務?

答:重整期間,債務人符合下列條件的,經債務人申請,人民法院可以批準債務人在管理人的監督下自行管理財產和營業事務:(1)未發現債務人有《企業破產法》第三十一條、第三十三條規定的行為;(2)債務人的內部治理結構足以使企業正常運轉;(3)債務人自行管理財產和營業事務有實際可行的方案和措施;(4)債務人自行管理不致損害債權人利益;(5)債務人在重整期間需持續經營,采用債務人管理模式更有利于債務人財產保值增值。

4.重整計劃草案涉及出資人權益調整事項且該出資權益附有股權質押權,應當如何調整出資人及股權負擔相關權利人的權益?

答:重整計劃草案涉及出資人權益調整事項的,應當設出資人組對該事項進行表決。當債務人企業資不抵債時,所有者權益為負,出資人的權益價值為零,對出資人權益的調整由出資人行使表決權,股權價值調整為零,不影響出資人本應向股權負擔相關權利人承擔的債務償還責任以及其導致質權人設立股權質押的目的落空所遭受損失的損害賠償責任;當債務人企業資產大于負債,但又缺乏及時清償能力的,出資人權益仍具有賬面價值,出資人權益調整方案應同時兼顧股權質押權人的權益,股權質押權人對方案有異議的,受理破產重整的人民法院可以組織召開聽證會聽取各方利害關系人的意見,盡量通過協商解決,若協商不成,重整計劃草案中的出資人權益調整方案應確保出資人權益調整后股權質押權人的利益,不低于調整前其就股權質押權可以獲得的利益。

5.債務人進入破產程序后,人民法院又裁定其關聯企業與債務人合并破產的,在債權審查時的止息日以及可撤銷行為時限是以債務人的破產申請受理日為準,還是以人民法院裁定合并破產的時間為準?

答:人民法院裁定采用實質合并方式審理破產案件的,各關聯企業成員之間的債權債務歸于消滅,各成員的財產作為合并后統一的破產財產,由各成員的債權人在同一程序中按照法定順序公平受償。在處理債權審查時的止息日以及在處理可撤銷行為、追回財產時,應當按照債務人與關聯企業各自進入破產程序的時間分別確定,并在債權人會議中予以釋明。重整計劃草案的提交期限應從人民法院裁定合并重整之日起計算。

6.人民法院在正常批準重整計劃時,應重點審查哪些事項?

答:人民法院在正常批準重整計劃時也應作實質審查,并重點審查以下事項:(1)表決分組是否合法、合理,應將法律和經濟利益相近者分為一組,特別要關注小額債權、優先債權(包括工程價款優先權、擔保債權、消費者購房戶債權等)以及侵權債權人、供應商債權人、民間借貸及以房抵債等特殊債權人的分組情況;(2)重整的目的是否正當,債務清償方案和經營方案是否合理,防止重整制度被濫用;(3)是否公平對待同一表決組內成員;(4)是否符合最低保障原則,即重整中的清償比例應明顯不低于提請人民法院批準時的模擬清算條件下的清償比例;(5)重整計劃是否具有可行性。此外,還應著重對投反對票的債權人利益是否得到公平、合法保護進行審查。

7.人民法院在強制批準重整計劃草案時,應重點審查哪些事項?

答:人民法院應審慎適用強裁權。在強制批準重整計劃草案時,除了嚴格按照《企業破產法》第八十七條規定的條件進行審查外,尤其要注意已表決通過重整計劃草案的表決組至少有一組是利益受到影響的表決組,且應當由管理人與未通過重整計劃草案的表決組進行充分協商。實踐中,應當注意強制批準上市公司及金融機構的重整計劃草案的,需層報最高人民法院批準。

8.關聯企業非實質合并破產的管轄法院應如何確定?

答:具備破產原因的多個關聯企業的破產管轄法院不在同一人民法院的,可根據相關主體的申請對不同人民法院受理的多個破產程序進行協調審理,也可報請共同的上級人民法院確定由一家人民法院集中管轄。上級人民法院確定集中管轄的人民法院時,應綜合考慮破產案件審理的成本、效率、破產申請的先后順序、成員資產負債規模大小、主要營業事務所在地、核心控制企業住所地等因素。在實務操作中,若申請人對多個關聯企業均向其中一個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申請破產的,受案人民法院認為確有必要由其集中管轄的,可層報與其他有管轄權法院共同的上級人民法院確定由其進行集中管轄;若申請人對多個關聯企業分別向各自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申請破產的,各受案人民法院均可根據案件實際情況,報請共同的上級人民法院確定由一家人民法院集中管轄。

9.債務人的擔保人對債權人在破產程序中未獲清償的債權予以清償后,能否再向重整成功后的企業行使追償權?

答:不能。破產重整程序系為公平清償債務、挽救具有重整價值的債務人企業的法律制度。按重整計劃減免的債務,自重整計劃執行完畢時起,債務人不再承擔清償責任。《企業破產法》第九十二條明確規定,債權人對重整債務人的保證人和其他連帶債務人所享有的權利,不受重整計劃的影響,其在重整程序中未得到清償的部分可以向保證人或連帶債務人主張。但保證人或連帶債務人履行完剩余的清償義務后,不能向破產重整的債務人追償。這是因為保證人或連帶債務人所清償的債務與債權人在重整程序中申報的債務實質上源于同一債務,任何實質上源于同一債務的普通債權,在破產程序中只能得到與其他普通債權相同的受償比率,而不能得到二次清償,并因此得到高于其他普通債權人的清償比率。

10.在重整期間,擔保物權人對特定財產已變現的價款能否主張提前分配?

答:能。擔保財產屬于債務人財產,擔保權仍應在破產程序框架內解決,擔保權人在債務人進入破產程序后,應當通過管理人行使其優先權。《企業破產法》關于重整期間“擔保權暫停行使”的規定,是為實現債務人財產價值最大化,避免因擔保物的隨意變價處置而影響企業的挽救與生產經營考慮。對于重整程序中非重整核心資產以及無助于提升企業整體價值的財產,不必暫停擔保物權的行使;如擔保物權標的已處置變現,應允許擔保權人從擔保物變現的價款中及時獲得清償。

11.破產重整、和解、清算程序之間可否進行轉換?

答:相對于破產清算程序而言,重整及和解程序屬破產拯救程序,清算程序與破產拯救程序之間可以轉換,但需符合一定條件。清算程序轉重整或和解程序的條件,一是應當在宣告破產前;二是需有法律規定的適格主體提出申請,轉重整程序需由債權人、債務人或者出資額占債務人注冊資本十分之一以上的出資人向人民法院申請,轉和解程序只能由債務人提出申請。重整或和解失敗則應當直接宣告破產。

對于重整與和解程序之間的轉換,相關法律及司法解釋雖無明確規定,但也無限制性的規定。基于債權人利益最大化和實現企業挽救目標考慮,在重整或和解程序進行中應可相互轉換。和解程序轉重整程序,需在債權人會議對和解協議草案進行表決前提出申請;重整程序轉和解程序,需在債務人或管理人提交重整計劃草案前提出申請。申請轉換程序的主體應當符合《企業破產法》的規定。人民法院收到申請后,應組織召開聽證會,聽取各利害關系人的意見,并根據案件實際情況進行審查判斷。三個程序之間的轉換原則上只能一次。

12.重整程序是人民法院裁定批準重整計劃時終結,還是重整計劃執行完畢時終結?重整計劃執行期間與債務人有關的訴訟應如何確定管轄法院?

答:重整程序的終結應當以人民法院批準重整計劃為標準。首先,人民法院批準重整計劃的裁定事項有兩項,一是批準重整計劃,二是終止重整程序,因此裁定中已表明重整程序終止。其次,重整程序終止并不影響管理人履行監督職責并提交監督報告,如重整計劃執行不能轉入破產清算,可作為一個新的破產案件。重整計劃執行期間,與債務人有關的訴訟應當按照普通民事案件的管轄原則確定管轄法院。

13.在破產清算程序中處置財產所產生的應由債務人承擔的稅款,屬于破產費用還是稅收債權?

答:破產程序中處置破產財產新產生的增值稅、附加稅、印花稅、契稅等稅費,屬于在破產程序中為實現全體債權人的共同利益而必須支付的費用或者承擔的必要債務,可以歸為破產費用中“變價和分配債務人財產的費用”,由債務人的財產隨時清償。如處置的破產財產系擔保物,則處置破產財產所產生的稅費從擔保物處置價款中優先清償。

14.其他利害關系人阻撓管理人向買受人交付已拍賣成交的破產財產,財產買受人是否有必要提起一個排除妨害訴訟?

答:無必要。破產程序是一種概括執行程序,破產程序中的財產處置雖然是由管理人作為對外委托的主體,但法院仍然是整個破產程序的督導者,破產程序中的財產處置與執行程序中的財產處置具有相通之處,參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民事執行中拍賣、變賣財產的規定》第三十條關于“人民法院裁定拍賣成交或者以流拍的財產抵債后,除有依法不能移交的情形外,應當于裁定送達后十五日內,將拍賣的財產移交買受人或者承受人。被執行人或者第三人占有拍賣財產應當移交而拒不移交的,強制執行”的規定,對于阻擾管理人向買受人交付已拍賣成交的破產財產的行為,破產案件審理法院可以動用司法強制力排除妨礙,確保財產交付,無需再由買受人另行提起一個排除妨害訴訟。

15.網絡司法拍賣中,保證金不能彌補差價的,悔拍人應否補交?

答:2004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民事執行中拍賣、變賣財產的規定》(以下簡稱《拍賣變賣規定》)第二十五條規定:“拍賣成交或者以流拍的財產抵債后,買受人逾期未支付價款或者承受人逾期未補交差價而使拍賣、抵債的目的難以實現的,人民法院可以裁定重新拍賣。重新拍賣時,原買受人不得參加競買。重新拍賣的價款低于原拍賣價款造成的差價、費用損失及原拍賣中的傭金,由原買受人承擔。人民法院可以直接從其預交的保證金中扣除。扣除后保證金有剩余的,應當退還原買受人;保證金數額不足的,可以責令原買受人補交;拒不補交的,強制執行”。2016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網絡司法拍賣若干問題的規定》(以下簡稱《網拍規定》)第二十四條規定:“拍賣成交后買受人悔拍的,交納的保證金不予退還,依次用于支付拍賣產生的費用損失、彌補重新拍賣價款低于原拍賣價款的差價、沖抵本案被執行人的債務以及與拍賣財產相關的被執行人的債務”。在網絡司法拍賣中,買受人亦負有支付全部價款的義務,買受人違約應承擔相應的違約損失賠償責任,這與普通拍賣并無差別。《網拍規定》未提到補交問題,并不意味著否定了《拍賣變賣規定》第二十五條關于補交差價的規定。根據《網拍規定》第三十七條,該規定對網絡司法拍賣行為沒有規定的,適用其他有關司法拍賣的規定。因此,根據《拍賣變賣規定》第二十五條的規定,在網絡司法拍賣中,保證金不能彌補差價的,悔拍的買受人應當繼續補交,拒不補交的,強制執行。

16.破產宣告后,債權人或債務人對破產宣告有異議的,可否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企業破產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三十八條的規定向上級人民法院申訴?

答:《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企業破產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三十八條規定:“破產宣告后,債權人或者債務人對破產宣告有異議的,可以在人民法院宣告企業破產之日起十日內,向上一級人民法院申訴。上一級人民法院應當組成合議庭進行審理,并在三十日內作出裁定”。對于該規定,《企業破產法》施行后已進行變更,與《企業破產法》同時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企業破產法施行時尚未審結的企業破產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三條第三款規定:“債權人或者債務人對破產宣告裁定有異議,已經申訴的,由上一級人民法院依據申訴程序繼續審理;企業破產法施行后提起申訴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人民法院的破產宣告裁定作出即發生法律效力,不能向上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或申訴。

七、其他問題

1.哪些破產案件可以適用簡易審?

答:各級人民法院可以根據破產案件的難易程度,建立破產案件繁簡分流和簡易快速審理機制。破產原因清楚、債務人財產狀況清晰、債權人數不多、債權性質爭議不大的破產案件,可以適用簡易審;無財產、無人員、無賬冊的“三無案件”或是債務人僅有少量財產不足以清償破產費用的,可依法直接裁定宣告破產并終結破產程序;債務人涉及大量職工安置、債權構成復雜、資產處置困難、存在維穩隱患的案件,不適用簡易審。人民法院可在申請受理審查和審理的各個階段,向各利害關系人和管理人釋明簡易審的意義和相關程序安排,從以下方面簡化程序:1.縮短受理破產申請的通知期間、債權申報期間、宣告破產和終結破產程序的審查期間;2.縮短管理人接管和調查資產債務人財產的期限、提高債權審查工作效率;3.簡化送達方式,對于受理破產申請公告、宣告債務人破產和終結破產程序等需要公告送達的文書,可通過全國企業破產重整案件信息網發布公告;4.簡化債權人會議流程,提高表決效率,原則上只召開一次債權人會議;5.嘗試實物分配、債權分配等方式靈活處置財產。適用簡易審的案件原則上應在裁定受理之日起六個月內審結。

2.執轉破案件可否由基層人民法院管轄?

答: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案件移送破產審查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第3條的規定,在級別管轄上,為適應破產審判專業化建設的要求,執轉破案件實行以中級人民法院管轄為原則、基層人民法院管轄為例外的管轄制度。中級人民法院報經高級人民法院批準,也可以將案件交由具備審理條件的基層人民法院審理。根據我省法院實際情況,中級人民法院認為確有必要將執轉破案件交由下級人民法院審理的,原則上應逐案報請高級人民法院批準下移管轄。同時,考慮到當前中級人民法院的案件壓力以及一些基層人民法院已具備審理破產案件能力的客觀實際,為減少報批環節、提高工作效率,中級人民法院可在與相關下級人民法院做好溝通協調工作的前提下,報請高級人民法院概括指定轄區內具備審理條件的基層人民法院集中管轄由本院移送的、按破產案件一般管轄原則屬于本院受理的執轉破案件。

3.在執轉破程序中,執行法院向破產受理法院移交查封、扣押、凍結財產處置權的操作流程是怎樣的?

答:根據《全國法院破產審判工作會議紀要》第42條的規定,在執轉破程序中,執行法院既可以通過解除針對債務人財產的查封、扣押、凍結措施的方式向破產受理法院移交控制的財產,也可以不解除查封、扣押、凍結措施,直接將執行財產處置權移交給破產受理法院。移交查封、扣押、凍結財產的處置權的通常流程為:首先由破產案件受理法院向執行法院發函要求將查封、扣押、凍結財產的處置權移送;執行法院收函后,不解除查封、扣押、凍結措施,出具移送執行函,將查封、扣押、凍結財產的處置權移交破產受理法院,破產受理法院憑上述移送執行函實現對債務人財產的處置。在執行法院與破產受理法院為同一法院時,為減少保全程序的重復適用,可優先采用直接保留查封、扣押、凍結措施,不予變更手續的做法。

本文來源:轉自四川高院微信公眾號“民事司法評論”,轉載自“中國破產法論壇”


分享到:
News / 相關推薦 More
2019 - 04 - 16
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印發《關于審理破產案件若干問題的解答》的通知川高法[2019]90號全省各中級人民法院、成都鐵路運輸中級法院:《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破產案件若干問題的解答》(以下簡稱《解答》),已經我院2019年第13次審判委員會討論通過。現將該《解答》印發給你們,請結合破產審判工作實際認真執行,執行中的情況和問題,請及時層報我院。相關法律、司法解釋有新規定,上級法院有新要求的, 按新的規定、要求執行。特此通知。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2019年3月20日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破產案件若干問題的解答為進一步推動我省法院破產案件審判工作,規范辦案程序,統一裁判標準,更好地服務保障我省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和經濟高質量發展,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以下簡稱《企業破產法》)、《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若干問題的規定(一)》(以下簡稱《企業破產法司法解釋一》)、《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若干...
2019 - 03 - 28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三)來源:最高人民法院發布時間:2019-03-28 11:35:07字號:小大打印本頁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三)》已于2019年2月25日由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762次會議通過,現予公布,自2019年3月28日起施行。                               最高人民法院                         ...
2019 - 02 - 12
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破產案件管理人考核評價辦法(試行) 為完善管理人履職監督管理制度體系,建立與管理人規范履職要求相適應的考核評價機制,推動破產審判“四位”一體抓辦案,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及其司法解釋的有關規定和最高人民法院的具體工作要求,結合破產審判工作實際,制定本辦法。 第一章  總則第一條  在全市法院破產案件中被依法指定的管理人,根據本辦法進行考評。第二條  對本院《企業破產案件管理人名冊》中的管理人的考評,采取個案實時考評和年度考評相結合的方式進行,個案實時考評結果作為確定管理人該案報酬和年度考評的重要依據。對未編入本院《企業破產案件管理人名冊》的管理人,僅進行個案考評,考評結果作為確定管理人該案報酬的主要依據,及其參與競爭產生管理人的考量因素。第三條  本院設立考評小組...
2019 - 02 - 04
“辦理破產”是世界銀行營商環境評估的十項指標之一,北京是世界銀行營商環境評估的樣本城市。此前最高法院部署在北京、上海、深圳三地成立破產法庭,并同意在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內設專門審理機構,審理破產案件。在此背景下,1月30日上午,北京破產法庭掛牌成立。  “成立破產法庭是進一步提高我國營商環境世界排名的重要舉措。北京破產法庭成立有利于優化首都營商環境。”北京一中院黨組書記、院長吳在存在掛牌儀式講話中表示。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的批復,新成立的北京破產法庭主要審理公司強制清算、企業破產案件及衍生訴訟案件及其他相關工作。管轄范圍包括北京市轄區內市級以上(含本級)的工商行政管理機關核準登記公司(企業)的強制清算、破產案件及衍生訴訟案件,跨境破產案件等。  吳在存介紹,北京一中院已經實現了北京破產法庭的機構獨立、審判場所獨立和辦公場所相對獨立。審判場所包括4個與訴訟相關的服務中心、5個法庭和6個審判...
聯系方式 :13808092527


郵箱:[email protected]
聯系電話:028-8451 8706    028-8170 7118
成都市高新區交子大道88號AFC中航國際廣場
B座2102-2103室
欄目導航  NAVIGATION
分享到 SHARE
掃碼瀏覽手機云網站 SCAN CODE

掃碼瀏覽手機云網站

掃碼關注微信公眾號

Copyright ?2018 - 2023 成都豪誠企業智庫集團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業云服務
X
3

SKYPE 設置

4

阿里旺旺設置

5

電話號碼管理

  • 028-8451 8706
6

二維碼管理

返回頂部
展開
新浪彩票14场胜负